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冊
搜索
熱搜: 活動 交友 discuz
查看: 28469|回復: 0

陳曉平:張之洞早年信札中的“陶齋”是誰?

[復制鏈接]

168

主題

0

回帖

517

積分

超級版主

積分
517
樓主
發表于 2024-3-25 10:23:54 | 只看該作者 |只看大圖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本帖最后由 荊門社區網 于 2024-3-30 13:06 編輯

江蘇省泰興博物館藏張之洞《致陶齋》信札一通,有人認為“陶齋”是鄭觀應。經查閱三種張之洞年譜、同治《宜昌府志》等資料,筆者考定該信札為同治八年張之洞任湖北學政時所書,“陶齋”是當時的宜昌知府聶光鑾。

《致陶齋》信札
信札釋文
沈佳惠于《揭秘張之洞信札中的人和事》(載《同舟共進》2018年第1期)一文中,認定此信寫作于張之洞湖廣總督時期,并認為收信人“陶齋”為鄭觀應,不確。湖廣總督管轄兩?。ê?、湖南),權力極重,巡視轄區時必定盛飾儀衛,攜帶大量幕僚、隨員、巡捕,即使要標榜清廉,不讓地方官在接待時過于鋪張,也斷不至于要親自借錢作旅費。經查閱張之洞三種年譜及同治《宜昌府志》,筆者考定該信札為同治八年張之洞任湖北學政時所書,“陶齋”是當時的宜昌知府聶光鑾。沈佳惠釋文有誤字,筆者的釋文為:
陶齋仁兄大人閣下:
諸事大略完畢,明日昧爽即可揚帆西上,諸費清神,感泐無既。茲有啟者,此行在途時日過多,出省時攜帶盤費六十金,頃已蕭然無馀,而巴東以上陸行,需用尤多,望祈暫借二十金,自施南回到宜昌,登岸即當奉趙?;I劃不豫,殊為可笑耳!特此奉商,企候回玉。順請升安。不宣。弟張之洞。初七日戌刻。
信札談到:在宜昌的事情大體辦理完畢,明天一早即坐船西上,感謝在宜昌停留期間“陶齋”付出的辛勞;此行在離開武昌省城時只帶了六十兩銀子作盤纏,眼下業已用盡,但后面巴東以上陸行,需要坐轎,使費更多,希望“陶齋”暫借二十兩,從施南回到宜昌馬上歸還。
函中提到巴東、施南等地名,為宜昌府屬縣。許同莘《張文襄公年譜》、胡鈞《清張文襄公之洞年譜》記載相同,同治八年張之洞“正月初旬抵省,二月馳試省西荊州、宜昌、荊門各屬,……□月回省”。吳劍杰《張之洞年譜長編》內容與此無異。同治八年(1869)張之洞在湖北學政任上,按試“省西”在當年上半年,二月份先考荊州各屬,宜昌當在荊州之后,約略在初夏時分。
晚清史上有兩位著名的“陶齋”,一為《盛世危言》作者鄭觀應,一是曾任湖北巡撫、兩江總督、直隸總督的漢軍旗人端方。端方出生于1861年,1869年才八歲,從年齡來說可以排除。那么,有沒有可能是鄭觀應呢?據夏東元《鄭觀應年譜長編》,同治八年鄭觀應“與卓子和(卓國卿)承辦和生祥茶棧,主要業務是為兩湖、江西及徽州的茶客沽茶”,理論上有可能去過宜昌。筆者也曾懷疑收信人為鄭觀應,如能確證,兩人關系可追溯至1869年。后來,筆者整理1884-1885年中法戰爭期間兩者的來往電報,感到他們并非“舊識”。鄭觀應與張之洞打交道,始于鄭氏在廣州擔任彭玉麟的湘軍營務處會辦。
被學政尊稱為“大人”的,應為一定級別的實缺主官。據《待鶴山人事略》,鄭觀應“由監生于同治八年二月在皖營報捐員外郎”,這是用錢捐來的職銜,實際應為“候補員外郎”。當時候補官實在太多,只要自己不向吏部掛號申請補缺,就不會有補實缺的機會。即使此時張之洞向鄭觀應借旅費,以學政地位之尊,不應稱鄭觀應為“大人”。
“陶齋”是宜昌知府聶光鑾
去年筆者翻閱同治《宜昌府志》時,才恍然大悟,收信人“陶齋”乃是宜昌知府聶光鑾。湖廣總督官文為府志作序稱:“今聶陶齋太守創修郡志,延王子壽比部并訓導雷春沼編輯”??芍恕疤正S”姓聶,是同治年間的宜昌府知府,“王子壽比部”為著名學者、刑部主事王柏心。

《宜昌府志》官文序
據李朝正《清朝四川進士征略》,聶光鑾,字東涪,號陶齋,四川省屏山縣人,道光二十三年(1843)舉人,次年聯捷成進士,簽分湖北,授潛江縣知縣,繼調應山知縣,同治二年(1863)因功升宜昌府知府,四年(1865)調署漢陽府知府,五年(1866)回任宜昌知府,八年調武昌府知府,因父喪哀毀過甚,未服闕即卒于家。聶光鑾主修《宜昌府志》十六卷,另有著作《槐陰書屋詩鈔》二卷、《制義》二卷、《試帖》二卷、《公牘偶存》一卷、《賓寮投贈集》一卷。聶光鑾是曾國藩同年進士,在《曾國藩全集》中,有致“陶齋年兄”的幾封信。
同治八年(1869)四月二十二日,湖廣總督李鴻章上奏,擬將聶光鑾調補武昌知府,奏折中說:“查有宜昌府知府聶光鑾,年四十六歲,四川屏山縣人。由優廩生中式道光癸卯科鄉試舉人,甲辰科會試進士,以知縣即用,簽掣湖北,是年十二月到省。二十八年,題補應山縣知縣,是年十月丁母憂回籍守制,于咸豐元年正月服滿,仍赴湖北候補。旋委署鄖縣事,題補恩施縣知縣,復委署應山縣。五年,帶勇隨同克復德郡出力保奏,奉旨:著開缺以同知直隸州補用,并賞戴花翎。欽此。十一年,克復黃州府縣出力保奏,奉上諭:著免補本班,以知府用。欽此。旋奏補宜昌府知府,同治二年八月先行到任。三年十月請咨赴部,四年三月引見,奉上諭:聶光鑾準補授宜昌府知府。欽此。四月回省,委署漢陽府,七月到宜昌府任。該員守潔才優,明干有為,且系正途出身,久任煩劇,以之調補武昌府知府,洵堪勝任。據藩、臬兩司會詳前來。合無仰懇天恩,俯念員缺緊要,準以宜昌府知府聶光鑾,調補武昌府知府?!保ā独铠櫿氯ぷ嘧h三》第420頁)
因省城所在武昌知府出缺,李鴻章擬將能力甚強的宜昌知府聶光鑾調任武昌知府,奏折通過驛遞送往京城,再奉到批旨,至少要兩個月時間,故張之洞1869年初夏按試宜昌府屬各縣時,聶光鑾仍在知府任上。
張之洞任學政時出行輕車簡從,盡量減輕地方官負擔。這次,他作為湖北學政考試湖北西部各府州生童,沒有帶夠旅費,要向宜昌知府借錢,在今人看來似是笑話,對標榜清廉的張之洞來說是個佳話。按清代制度,學政按試省內各縣,住宿、膳食由地方官供應。張之洞向聶光鑾借二十兩銀子,估計是預備支付給轎夫的轎金以及打賞費用,因巴東以上無法乘船,只能坐轎,費用比坐船要高。
張之洞此次宜昌公干,留下一首《黃陵廟》詩:“千秋哀怨數湘君,悵望涼波落葉紛。游幸本來殊穆滿,不才難免惜商均。同心斑竹千行淚,一去蒼梧萬里云。獨有謫仙傳苦意,不殊靈瑟夜中聞?!秉S陵廟在今宜昌市夷陵區江岸,原名黃牛廟,當地人為紀念傳說中黃牛助大禹開三峽而建,相傳三國時諸葛亮重修,后改稱黃陵廟。張之洞詩通篇詠大禹、二妃及大禹之子商均,不及諸葛亮事,或者他認為諸葛亮重修說為不經之談。
《張之洞全集》不全
張之洞任四川學政時期,編撰出版《輏軒語》《書目答問》,識拔不少人才,留下許多佳話。相形之下,他擔任湖北學政期間的事跡較少。晚年,張之洞假托弟子名義撰寫《抱冰堂弟子記》,湖北學政時期只有一句“捐廉創立經心書院”,極為簡略。此函可為張之洞生平增添一趣聞,將來編纂《全集補遺》時或可加以收錄。
已整理出版的晚清名人全集,可能以《張之洞全集》最為“不全”,僅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所藏張之洞檔案即極為浩博,未及入集。同治八年的這一封信,在龐大的張之洞文獻當中不算特別重要。然而,之前有人錯認“陶齋”為鄭觀應,筆者考定收信人為聶光鑾,年份為同治八年(1869),自應公諸于眾,避免繼續以訛傳訛。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丰满人妻一区二区三区免费视频|中文精品久久久久国产|国产在线高潮流白浆免费观看|欧美亚洲日本国产一区